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國際終止婦女受暴!陳菊:蔡瑞月的藝術生命警惕民主人權的可貴

監察院長兼國家人權委員會主委陳菊21日表示,「國際終止婦女受暴日」最早是為了紀念多明尼加三姐妹社會運動者,遭到獨裁政府殺害的不幸事件。台灣民主發展過程也有很多類似、讓人心痛的故事,因為這些人的受難,讓大家更堅持民主這條路,這個活動是非常有意義的。

 

陳菊也說明在「玫瑰古蹟─蔡瑞月舞蹈研究社」舉辦活動的意義,蔡瑞月是台灣現代舞教母,她與戰後來台的中國詩人雷石榆在1947年結婚,婚後一年,雷石榆因匪諜案遣返中國,不久蔡瑞月也被囚禁綠島,度過漫長歲月,蔡瑞月是50年代非常具有代表性的政治受難人物。

 

陳菊說,有時婦女受苦受難來自國家的暴力,來自制度、獨裁政權對自己的統治沒有自信,對自由民主的追求,給予更多的壓迫,有關蔡瑞月的受苦犧牲,她感同身受。

 

國家人權委員會為迎接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,舉辦系列活動,包括人本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分享「澳洲的系統性國家詢查」講座、捷克人權律師的「反酷刑」講座、「1120國際兒童日」以及這場紀念「1125國際終止婦女受暴日─紫有愛沒有暴」的活動。

 

陳菊強調,人權是永遠的追求,人權委員會對於社會上每個角落的聲音與不幸,未必能全部關照到,但希望藉由努力,讓社會知道無力者、不幸者、弱勢者的聲音,進而一起聆聽、協助。

 

陳菊同時稱讚來賓導演魏德聖拍攝的「賽德克-巴萊」讓人震撼,期待「台灣三部曲」把台灣可歌可泣的歷史呈現給下一代,讓世世代代都了解台灣這個島嶼能有今天,是多少人努力、家破人亡才造就今天的台灣,真的非常可貴。

 

現場還播放導演陳麗貴為蔡瑞月拍攝的紀錄片「月舞玫瑰」,以及舞者演出蔡瑞月經典舞作「傀儡上陣」,舞蹈中,女舞者渴望抱孩子卻被後方男舞者以無形繩索控制住,暗示威權體制對親情與自由人權的戕害。

 

活動最後由陳麗貴、詩人李敏勇、魏德聖、蔡瑞月的媳婦也是舞蹈家蕭渥廷一起舉行座談,分享各領域,看見歧視、壓迫所帶來的傷痕,從不同面向思考人權議題。

 

蕭渥廷說,她非常敬佩蔡(瑞月)老師,為白色恐怖時代,充滿傷痕的島嶼,透過舞蹈藝術呈現出來。李敏勇表示,他個人參與80年代的民主抗爭運動,但他認為文化的重建,更是當前台灣社會改造的根本課題。蔡瑞月的生命故事與堅持,從女性史的角度來看,也非常有意義。

 

陳麗貴表示,2001年她訪談蔡老師,希望她談談綠島的歲月,沒想得到的回答是「完全不記得了」,綠島的記憶只剩下日以繼夜的海浪聲。陳麗貴說,剛聽到非常驚訝,但她想苦難到了一個程度,「選擇性的遺忘」,或許成了受難者生存下去的必要。

 

最後引言的魏德聖表示,他30多年前還是電影業的小助理時,就為了蔡瑞月老師的題材,接觸過蕭(渥廷)老師,一直很感佩蕭老師一直守著這個地方。他認為,有關台灣人權的問題,並不是族群衝突的問題,而是父系文化與母系文化衝突的問題。

 

魏德聖說,最近籌拍台灣三部曲,進行了很多訪談與研究,讓他有一些想法,認為從荷蘭、漢人(鄭成功、滿清)到日本統治,都是父系思維與侵略文化,像大樹一樣,不斷的往上、往四周成長,甚至地底下的樹根,也是長到哪裡都算它的。中國對台灣、新加坡都是這個思維。

 

至於台灣,魏德聖說,台灣就像大河,包容所有的支流,匯集成為大河後,流向大海,奔向世界。台灣就像母親一樣,無論是親生、領養、寄居,都當成自己的孩子包容。台灣應該從母性社會出發,停止抱怨,包容世界。

 

主持座談的人權委員紀惠容表示,蔡瑞月出生於1921年,明年將是她的100歲,她的精神為台灣留下非常豐富的遺產,尤其她用舞蹈藝術來進行人權創作,真的非常不簡單。

 

此外,監察委員高涌誠、田秋堇、張菊芳、葉大華、賴鼎銘以及婦運團體貴賓也共同出席這個綁上紫色絲帶、口戴紫色口罩,呼籲「紫有愛,沒有暴」的活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