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台英人權會視訊 陳菊邀請來台參加國際人權研討會

國家人權委員會主任委員陳菊及所有人權委員,20日下午5時與英國「平等及人權委員會(EHRC)」進行一場視訊交流。陳菊最後透過視訊表示,希望新冠肺炎疫情能夠平緩,同時誠摯邀請EHRC的人權夥伴,今年11月能夠來台灣參加國際人權研討會。
 
陳菊在致詞時表示,非常感謝英國EHRC的朋友,讓台灣更了解EHRC的運作。她強調,非常希望能再與EHRC交換意見,互相提醒在人權追求上,還有哪些需要努力?
 
英國EHRC代理執行長兼委員普林格(Alastair Pringle)表示感謝邀請,也非常希望11月能夠再見面。視訊過程台灣人權委員提出許多請教,他表示,希望會後保持聯繫,有任何問題都可以聯絡。雖然資源有限,但他相信透過全球網絡,大家可以把人權做得更好。
 
這是國家人權委員會成立以來,第一次跟英國EHRC進行視訊。陳菊指出,國家人權委員會在去年8月1日正式成立,代表台灣具體承諾遵守國際人權規範;更象徵著台灣不斷追求民主及人權的決心,成立至今8個月,仍有許多需要學習的地方。
 
陳菊說,今天,人權已經是普世價值,但這是人類經過好幾個世代爭取而來的成果,英國是最早發展自由民主的國家,並且深深影響世界。
 
關於台灣的人權,陳菊介紹說,台灣從結束威權統治,到成立國家人權委員會,是數十年許多人權捍衛者不畏犧牲、致力爭取的結果,而這個過程也有許多來自海外的救援和協助。
 
陳菊強調,我們非常願意和各國政府,還有民間社會一起團結合作,共同促進人權的保障和實現。相信唯有如此,人類社會才能和平且永續的發展。
 
基礎強大!整合原三個人權組織於2007年成立EHRC
 
英國時間上午10時的倫敦視訊端,英國EHRC代理執行長兼委員普林格之外,還有利害關係人組主任明金思(Laura Mingins),詢查與情報組資深專員馬丁(Neil Martin)、執行組主任桂格森(Joanna Gregson)、人權監測組資深專員布勞(Matthew Blow)。
 
此外,甫於去年12月奉派英國在台辦事處代表鄧元翰(John Dennis)、以及政治處長斐哲熒(Mark Fletcher),也在先行拜會陳菊主委之後,一起出席這場視訊座談。
 
普林格首先祝賀國家人權委員會成立,他表示,這是艱難時刻(疫情)非常了不起的成就。他指出,英國EHRC是依《2006年平等法》的規定,整合原有「種族平等委員會」、「身心障礙者權利委員會」、「平等機會委員會」,而於2007年成立運作,為一法定獨立運作的公共機關,每年預算170億(英鎊),工作人員約170名。
 
英國EHRC於2009年獲得「國家人權機構全球聯盟」(Global Alliance of National Human Rights Institutions, GANHRI)認證為完全符合〈巴黎原則〉A等級的國家人權機構。
 
普林格表示,這個評估每5年進行一次,原本今年將再接受評估,但碰到疫情延到明年,有信心還會是A級,這很重要,因為攸關在聯合國的發言權。
 
英國駐台代表鄧元翰表示,人權這個領域,任何國家、政府都無法單獨完成,需要與媒體等各種團體共同努力。他認為,台灣NHRC與英國EHRC可以在相同的基礎點,繼續深化人權。透過這次視訊,進一步合作,讓台灣與英國的人權更為提升。
 
EHRC致力改善歧視 曾調查工黨歧視猶太人、BBC男女同工不同酬
 
台灣方面除了主委陳菊與副主委高涌誠之外,還包括人權委員鴻義章、王榮璋、王幼玲、田秋堇、蕭自佑、張菊芳、紀惠容、葉大華,以及曾經留學英國的人權諮詢顧問鄧衍森教授、廖福特教授等。
 
在聽取EHRC簡介時,發現台灣過去曾經爭議國家人權委員會的調查權,能否涉及私人或企業團體的問題,在英國的EHRC卻早已是行之有年的重要任務。
 
執行組主任桂格森指出,我們有兩個重要的調查,第一個是針對重要公共媒體英國廣播公司(BBC)男女同工不同酬的問題,花了18個月,近年來BBC已做了一些改善。
 
另一個是針對英國的工黨,桂格森指出,我們發現工黨內部並沒有遵守平等法,有歧視猶太人的狀況,也是花了18個月,工黨也持續改善,這兩個案子都非常成功。
 
桂格森表示,調查需要時間,台灣NHRC也會有自己的調查,這可以成為改變的重要力量。
 
她強調,大部分企業組織,因為重視名聲與提升企業形象,會願意合作接受調查與促進改善,行動計畫約花1至3年時間,部分也透過指引、研討會,來落實改善,這是最快速的方法。
 
利害關係人組主任明金思表示,持續與政府部門以及社會各界強化溝通,是非常重要的工作,此外,教育閱聽大眾,讓它們了解國際人權標準,只要有良好機會,都可以透過媒體、國會報告、相關討論或文件,同時透過溝通去強化平等以及人權保障。
 
明金思強調,必須與社會大眾持續溝通,與其他部門共同合作,這是一個團隊整體的工作,必須積極與其他夥伴關係進行合作,尤其是詢查、監測,都必須仰賴社會各界組織團體提供資訊,才不會有盲點,透過共同合作讓工作順利推展,進行策略目標的擬定與執行。
 
對於英國EHRC在座談時著重反歧視與平等的人權議題工作,人權委員田秋堇表示,剛剛執行長有提到氣候變遷,想請教如何牽涉平等的人權議題,有無實例?
 
普林格回應表示,氣候變遷與未來世代的人權有密切相關,氣候變遷會影響很多人,尤其是弱勢族群,有關氣候變遷與人權的問題,在歐洲的人權機構網絡有很多探討,可以提供給您參考。
 
人權委員葉大華則問說,有人陳情諸如英國工黨的案子,是如何來決定調查的議題,普林格表示,每天報紙、媒體有諸多議題,但資源有限,需有策略思考,也有標準去衡量,最好是全國性議題,而非針對個人,決定成為策略,就會有2年、5年策略計畫。
 
人權委員紀惠容則問到EHRC與政府的關係,如何監督政府?以及跟國會的關係,台灣無法對國會進行政策指導,EHRC是如何進行?
 
利害關係人組主任明金思表示,EHRC接受政府預算,但獨立於政府,在預算方面是有正式連結。EHRC與政府有共同協議,相互溝通,但不會任意揭露對方的資訊,彼此有共同合作、信任的關係。
 
普林格也表示,EHRC有個小組負責跟國會的關係,小組內會設定與政府進行合作的目標,也會跟國會定期討論、諮詢,尤其是平等的議題,這是定期必要的工作。